苑明理

彩云天气联合创始人 瓦克星计划发起人


在这世界上,有人每日为了柴米油盐而营营役役;也有人不忘仰望星空,执迷于创造力。到底抱有多大好奇心的人,才会想要创建一个虚拟的星球? 
 
我在宇宙中心——五道口的工作室里见到了苑明理。面前的他穿着理工男标配的细格子衬衫,圆圆脸上架着一框架眼镜,眼神里有着一股少年人才有的光亮。

他从小梦想当科学家,长大后做了十年的程序员。他曾经是维基百科中文版的管理员,现在彩云天气做程序开发。80后的他说,“自己尽管年岁渐老,但内心对于世界依然充满很多好奇和困惑。”


当苑明理向我讲述的时候,我想到的是《火星救援》里马特·达蒙饰演的宇航员在火星基地里,自己制造水、搭建大棚、种植土豆的场景。当看到第一颗绿色的小苗冒芽儿的时候,满腮胡子的马特露出了笑容。

而他的身后,是一片浩瀚无际的宇宙。在这世界上,我们每个人或许都有一种无处诉说的孤独感。而有一种人,擅长在孤独中找到绚烂,在无言中找到行动的力量。

造就:是怎么想到创建一个虚拟星球——瓦克星的?

苑明理:我是刘慈欣的粉丝,看了他的短篇小说《山》和长篇小说《三体》之后,萌发这个念头。

瓦克星是我用计算机模拟出来的一个星系,上面有两个太阳,以及一个行星和一个恒星的双星系统,还用物理、数学和计算机知识,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在上面模拟出了大气运动、山川和海洋。

在这样相对稳定的环境里,我大胆猜想了可能会有生命现象。于是,我又一步步地模拟出了生物环境。
 

造就:瓦克星计划是什么?

苑明理:当初创建瓦克星,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。后来就想,如果我能够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来做这样一个计算机实验的话,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个过程放大到更多的人?因为它对于我来说,是一个学习过程,也是一个满足自己好奇心的过程。

于是,我把这个瓦克星的场景带去学校,让中学生能更好地去学习数学、物理和计算机知识。瓦克星计划就是这样的一个教育性的项目。
 
我觉得这本身是很有魅力的一件事情,带着学生一起去设想一下完全不同的世界,而且这个世界真的也有智慧生物。
 
造就:在这个瓦克星计划中,你最希望中学生能够得到怎样的启发?

苑明理:我主要是让他们能更好地能够学习原有的知识,就我认为传统的教育方法只是把知识灌输给学生,而不能让他们从“发现”的角度来重新认识我们人类的知识体系。这其实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,我想弥补这个事情。
 
造就:在你看来,一个人的知识体系是怎样建构的?

苑明理:我觉得一个人的知识体系始终是灵活的、不断发展的、动态的。它不是一些死记硬背的。更重要的是,学生能够在学习的过程中,意识到他要用自己的创造力来重新组织已有的东西。


把死的东西变活,始终是任何时代的这个年轻人需要做的事情。  



造就:你会经常抽离出来自己,跟自己对话吗?

苑明理:我会经常思考一些数学、计算机问题。在自己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中,有一种探索过程的喜悦。我喜欢打破固定的思维,有时候会顺着一个小的点顺下去思考,直到一个不错的想法冒出来。那个时候,你会瞬间有个喜悦感,其实这就是探究过程给人乐趣最大的地方。
 
造就:很多人认为,按照既定的规则已经可以生活得很好了,你为什么强调要去打破固定的思维?

苑明理:按照固定的一套套路来生活是可以很好。但是,如果你按照一个固定路子来走的时候,你就不会去思考它的意义。因为你只是麻木地沿着一路走,但当你一旦走出这个边界的时候,你走路就会很小心了。你就会思考这条路怎么走?往那边踏对不对?

这个时候,你其实就已经触碰到了意义的层面。就是会思考,走这一步究竟意味着什么? 
 

4月22号,苑明理将和大家一起去探讨瓦克星的奇妙世界。


文 / 姜小飞




艾星子·艾里 | 保卫子宫,就是捍卫女性尊严

黄少谷 | 流浪三年发不出专辑的乐团之痛

谢晓 | 用严肃重新定义娱乐新闻

蒋美兰 | 为什么网红将改变社交经济?

柏邦妮 | 一场完美的性爱,真是我们想要的吗?

曹军威 | 穿越了13亿年,引力波在这一秒与人类邂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