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load Original PagePrint PageEmail Page

年龄的故事

树的年龄被时间刻成了年轮植入树干,人的年龄则被时间刻在心里,形成了一段一段的线,每一段时间线都代表了我们的成长和经历,每一段都是一个故事。——池建强@MacTalk

周末受邀参加了一个私人聚会,聊天中发现参加聚会的四个人分别是60后、70后、80后和90后,非常凑巧。大家从技术,Mac,教育聊到野生动物,观鸟和南极,内容之丰富,视野之开阔让人叹为观止,感慨良多。

60后是奚志农老师,他是著名的野生动物摄影家,「野性中国」工作室创始人。奚老师常年致力于中国野生动物的拍摄和保护,实践着用影像的力量保护自然的信念。他通过作品的发布直接或间接的保护了国家一级濒危动物滇金丝猴、藏羚羊等,他的作品曾获得英国BG野生动物摄影年赛「濒危物种」大奖、英国自然银幕电影节「TVE奖」,是首位在这两项比赛中获奖的中国摄影师。

奚老师已经到了知天命的阶段,一身的风尘却无法遮挡飞扬的神采,他给我们讲了很多野外拍摄的精彩故事和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,有些故事让我们欢喜,有些让我们悲伤。

中国的资源和环境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,野生动物的生存面临巨大的威胁。大自然不会说话,野生动物不会说话,我希望通过影像能替它们说话,把中国自然界最真实的声音传递和表达出去。

每天都有物种在灭亡,而我们还有那么多的物种,从来没有被影像记录过!

除了索取之外,每个人都该为自然做些什么!从奚老师温和的话语中,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一个60后的坚持和决心。

80后是一位北大做环境研究的美女博士,看起来柔弱文静沉默,但是她已经做了大量与环境保护相关的工作,作为南极考察随行工作人员到达过地球的最南端,并且在那个到处都是北的南极点游了个泳。聊到冬泳的时候,北京的冬夜正飘着冷雨,我们都想起了那首「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……像是冰锥刺入我心底」,浑身哆嗦起来。对这样的80后女博士,我必然是十分钦佩的。

90后是 GitCafe 的创始人姚欣宇,也是这次聚会的发起者。很多人知道这个优秀的年轻人是通过代码托管平台 GitCafe,但他的梦想却远不止于此,他要改变的是中国传统的 IT 教育,他希望通过学校、社区、线上和线下的整合,以更低的门槛让更多年轻人参与到 IT 行业,加入黑客的世界。让技术改变生活,让生活融入科技。

从姚欣宇的身上,你完全看不到「90后霸道总裁」的那种张扬和浮夸,也感觉不到年龄带来的障碍,沉稳、大气,锐利而有锋芒,你会和他产生共识和分歧,也会有激烈的讨论,但最终每个人都能收获自己需要的东西。我想,这才是90后创业者应有的风范吧。

我骨子里是一个乐观主义者,始终对这个世界充满敬畏和希望,我相信她会变得更好。在和这些优秀的人对话之后,我为自己的乐观找到了更多的理由。无论世界多么浮躁,总会有人潜于浮华之下,在深水河中静静的打磨那些精美的鹅卵石和珍珠,追逐自己的梦想。无论在哪个时代,这样的人才是推动世界向前的力量。

那么年龄呢?年龄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思考?有的时候年龄不是问题,有时候年龄却成了问题。

一方面,年龄会改变很多东西,我们会成长并有更多经历,我们变得更加成熟,但不世故。无论天纵奇才还是少年成名,五年以后往回看,我们会看到自己的年少轻狂和无知无畏。时间,这个万事万物的主宰,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反思,以期看到更深远的未来。

高晓松年少时恃才傲物,飞扬跋扈,觉得世间无所不可为。2011年的一场酒驾让他一路狂奔的状态变成偃旗息鼓,彻底安静。在监狱里,他完成了从发呆、听雨和四十不惑的蜕变,以后始有「昔年种柳」「如丧」「晓说」问世。

韩寒少年成名之后横枪跃马单挑各路神仙,沉寂孤傲,对世俗不屑一顾,终于经历长达半年多的「代笔事件」,后归于平静,始有「后悔无期」和「告白和告别」。他成长为了一棵全天候的树,静静的立在那里,吸收大地的水分,继续写作、赛车和拍摄下一部电影。

罗永浩以「老罗语录」声名鹊起于互联网,无论是做教师、做网站还是做手机,嬉笑怒骂无所顾忌。在经历了四个月的「T1产能问题」和「降价风波」之后突然变得沉寂,除了反思,他还在「埋头默默擦亮自己的武器,准备下一次的战斗」。

成长会让人痛苦,年龄会让我们明白年轻时听不懂的故事,最终我们做出的选择只可能是:付出可以承受的代价,并让正确的事情发生!就是这样。

另一方面,有些东西不应随着齿岁渐增而改变。比如梦想,信念,比如终身学习的动力和做事的坚持。在这一方面,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简直是个楷模。这位多产的作家从三十岁以后笔耕不辍,写出了大量优秀的、可以传世的小说和随笔,抚慰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心灵,同时代的大师,有的颓了,有的退了,村上先生却是不管不顾的写,然后产出了一部又一部的作品。他对自己的才能和创作过程是这样描述的:

天生才华横溢的小说家,哪怕什么都不做,或者不管做什么,都能自由自在写出小说来。就仿佛泉水从泉眼中汩汩涌出一般,文章自然喷涌而出,作品遂告完成,根本无须付出什么努力。这种人偶尔也有。遗憾的是,我并非这种类型。此言非自夸:任凭我如何在周遭苦苦寻觅,也不见泉眼的踪影。如果不手执钢凿孜孜不倦地凿开磐石,钻出深深的孔穴,就无法抵及创作的水源。为了写小说,非得奴役肉体、耗费时间和劳力不可。打算写一部新的作品,就必得重新一一凿开深深的孔穴来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经历了形形色的失误,该拾起来的拾起来,该抛弃的抛弃掉,才会有这样的认识:缺点和缺陷,如果一一去数,势将没完没了。可是优点肯定也有一些。我们只能凭着手头现有的东西去面对世界。

村上先生今年65岁了,岁月似乎忽略了这位勤奋的创作者,他的身上没有留下时光雕琢的痕迹,他依然奋力奔跑在创作的马拉松里,一如几十年前。

无论个人能力和成就,只要我们在让正确的事情发生,那么生命就可以获得持久的成长,并与众生进行平等的对话,无论是60后,70后,80后,还是90后。

年龄,有时候永远年轻……

今日题图均来自「野性中国」


今天推荐一首歌:许巍的「蓝莲花」,歌词摘录:

没有什么能够阻挡
你对自由的向往
天马行空的生涯
你的心了无牵挂
穿过幽暗的岁月
也曾感到彷徨
当你低头的瞬间
才发觉脚下的路


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,请为我增加一个读者,点赞。点击原文阅读拉勾网提供的互联网职位。